花团锦簇,不知其名。

每年过年贴春联的时候爸妈都要有一番争执,这个贴歪了,那个浆糊没抹匀,这可以称作每年最后的争吵。

在校门口最喜欢的摊儿上吃完饭,砂锅面,酱的味道很诱人。画面最右侧的大爷是副手,端端盘子,收拾桌子。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反应有些慢。想到我的爸妈,虽然还不到五十岁,但是已经有了不好的苗头。他们在农村生活至今,眼界和见识都难以适应这纷乱的生活。爸爸还好些,一直在小学教课。妈妈才是我最担心的,我让她看中央九记录频道,增加见识。但她却喜欢看中央三文艺频道。这个中央三,就是个歌舞升平。

办公室就我一个人。窗外喧闹,天空阴沉。忙忙碌碌,不知为何。

夜深了我还没睡,下午在万方给我的文献综述查了个重。悲催啊!祖国大好河山一片红啊!逼近七成的重复率,要做好多修改。

在县医院看到的,每一双鞋都代表一位尿毒症患者和一个深陷无尽透析的家庭。拍照的时候,他们正在里面透析,每次就要三四个小时。他们出来的时候,我看见他们的脸色都不好,讨论的都是透析出来的体液几斤几两。还有人手脖子那里的静脉和动脉接到了一起,不知道为什么。有位家属在等待的时候给我们讲了他去县里争取医保报销比例、医院垫付等权益的事情。许多事都是上面的规定很不错,下面的执行有水分,真需要这样的人尽力争取。

珍惜青春,杜绝颓废。

早就觉得建筑和树木是很好的取景组合,今天终于尝试了一下。

一月初在家,哈尔滨的一个小村子。湛蓝的天空让从保定归来的我心都要醉了,保定在全国最脏的前十座城市里从来不缺席,极少见到此等蓝天。

河北农业大学林学楼窗外即景。

 

© 墙角花阴 | Powered by LOFTER